• 艾尔斯岩女装旗舰店_艾尔斯岩之旅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中国队在比赛中 在江陵冰上中心的冰场场边,中国短道速滑队四位姑娘手握国旗,紧紧站在一起,抬头望着大屏幕。在等待成绩的过程中,第二个冲过线的她们可能不会想到最终的结果竟然是犯规无成绩。 20日的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中,中国队周洋、范可新、曲春雨、李靳宇参赛。比赛开始后,中国队排在加拿大队和意大利队后,曲春雨接棒后中国队逐渐反超至首位;最后一棒交接时中国队出现失误,范可新被韩国队崔敏静反超,她虽奋力追赶,但无奈被对手卡住路线只能第二个冲过终点。 正当韩国队四位选手在主场观众的盛情欢呼中拿着国旗绕场滑行时,范可新虽然略显落寞,但在其他三位队友的安慰下,四人一起滑向场边,和主教练李琰拥抱在一起――即使是一枚银牌,这对本届冬奥会遭遇太多挫折的中国短道队而言也是一个很大的收获。 四位中国姑娘拿着递来的国旗,转过身来,望着赛场中央的大屏幕。大屏幕中反复播放着韩国队员摔倒后的画面。这时,历经三届冬奥会的老将周洋在祈祷,她说结果没出来前谁都可能被判罚,她害怕中国队又会被判犯规。 毕竟,尽管女子3000米接力一直都是中国短道速滑队的强项,但在过去的八届冬奥会上,中国队曾四次被判犯规。在周洋和范可新都曾参加的索契冬奥会上,中国队被认为交接棒时影响对手,第二个冲过线的她们最终被取消成绩。 队员们在焦急等待,李琰转过身来,背对着前方的大屏幕。接近五分钟的漫长等待后,最终却是中国队和加拿大队被判犯规,韩国获得冠军,意大利队和荷兰队分获二三名。 范可新哭了,这是她和周洋在本届冬奥会上的最后一战。李琰双手捂面。 “一说就想哭。”走向采访区,范可新眼中含泪。同样的泪水在她500米半决赛后也曾涌出,但这次她似乎更为心痛。“四个人的接力,大家都发挥出了最好水平,就我起跑没跑好,交接给我时又被对手超越,今天做得最不好的人就是我。” 说着说着,范可新的眼圈更红了。“我哭是因为我没完成好,但对这个判罚,我真的特别特别不服气。”

    上一篇:薪资成长放缓 专业职位不足:香港大学生毕业再

    下一篇:智力资本、风险投资与高端装备制造企业效率分